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郑玄。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的十元店,能值多少钱?

短短7年开出4200家门店,从小小的十元店发展成市值超过两个国美的上市公司,此时无疑是名创优品和叶国富的高光时刻。但在硬币另一面,名创优品挥之不去的伪日、山寨争议,以及与P2P平台分利宝千丝万缕的联系,都给叶国富的商业故事留下阴影。

名创优品的扩张速度也因此大幅放缓。招股书显示,名创优品今年上半年门店净增仅11家,去年同期则增加266家门店。有趣的是,国内疫情缓解的情况下,名优创品上半年净关闭10家大陆门店,反而在疫情严重的海外市场新开25个门店(大部分在Q1)。

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成为最大赢家。根据招股书,上市前叶国富持有名创优品80.6%股权(约合2.21亿ADS),按8月15日收盘价计算,叶国富个人身价超过46亿美元(约人民币310亿元)。

10元店的500亿生意

而对外界的“山寨”质疑,叶国富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称:“有些(元素)是有点像的。这个很正常,好的设计是通用的,会形成一种标杆。全球的手机大都长得像苹果手机。”

北京时间10月15日晚,中国最大“十元店”名创优品挂牌纽交所上市。首日开盘价报24.4美元,相比发行价涨逾20%,但此后股价回落,当天收于20.87美元,目前总市值63.4亿美元(约人民币426亿元)。

哎呀呀前景黯淡,叶国富开始寻找新的机会。2013年,叶国富在日本结识了时尚设计师三宅顺也,两人一拍即合,创立新品牌名创优品。

而随着2018年监管收紧,P2P行业开启清退浪潮,分利宝也于今年8月完成清退彻底关停。叶国富和名创优品相关的其他P2P平台也陆续关停,在名创优品的招股书中,已经难以找到相关的痕迹。

名创优品的前身是叶国富2004年创立的哎呀呀,这家经营低端女性饰品为主的连锁零售店,走的同样是十元店的路子,用了6年时间开出将近3000多家门店,每年销售额超过10个亿,还请来SHE等明星代言。

但要真正成为比肩马云、雷军的企业家,300多亿身家的叶国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名创优品今年前两个季度受疫情影响不小,如图所示,名创优品今年Q1和Q2营收分别为16亿元和1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近3成和近4成,调整后净利润也分别下降了6%和85%。

一切,要从17年前说起。

谈到在舞台上“用力”的演绎,蔡明承认当时确实有其他导演、编剧提出“是不是有些过了”的疑问。但她认为,自己的表演一点也不过分,反而恰当地体现出老年人对广场舞的热爱:“那时候我终于体会到广场舞者对舞蹈的热爱,以及中国广场舞参与人群的基数之大。据不完全统计,有1个亿的人在参与广场舞运动。”

此外,名创优品引以为豪的原创设计产品中,也有不少有“山寨”其他品牌的嫌疑。仅今年9月,名创优品就因为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两次被告上法庭。

但名创优品LOGO与日本另一个零售品牌优衣库“撞脸”就很难称为偶然,也难怪B站一名UP主吐槽,这样的设计拿来做设计师的毕设,都会因为查重而被毙掉。

2015年9月分利宝上线,根据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分利宝为名创优品供应商和加盟门店“供血”。例如想要加入名创优品的加盟商,可以在有抵押的情况下,从分利宝贷款并用于加盟名创优品。

“几年前我在一场广场舞大赛中做过评委,对参赛老人们的热爱有特别深切的感受。节目录制结束,我回到北京后就想,一定要做一个这样题材的小品上春晚。最终,和潘长江合作的小品《想跳就跳》诞生了,”蔡明说。

哎呀呀一度获得达晨创投1亿元投资,还曾计划在A股上市,但因为电商冲击、小饰品市场容量太小等因素,哎呀呀的上市计划最终搁浅。

此次IPO,名创优品一共发行3040万份ADS,按照20美元发行价,总共融资6.08亿美元。根据招股书,融资将被用于扩张全球门店和销售网络,升级仓储和物流网络,以及提升数字化运营系统等。

而相比山寨,P2P是围绕在名创优品和叶国富身上一个更大的争议。

事实上,名创优品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早在2018年名创优品就宣布启动IPO,此后在2019年6月,彭博爆料称名创优品计划募资10亿美元。而直到今天上市,不仅时间过去将近3年,最终融资额也比彭博当初爆料少了一半。

作为赛事活动运营方,中体产业集团总裁单铁在启动仪式上表达了助力全民健身事业发展,充分发挥中体产业集团体育产业、体育资源整合运作的优势,将中华广场舞大赛打造成为最具影响力和参与度的广场舞赛事品牌的信心和期待,并对本届广场舞大赛基本情况和赛制进行了介绍。中华广场舞大赛将分为线上海选赛、三大赛区复赛、全国总决赛三个阶段,预计将吸引数万人报名参加。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底,名创优品在全球共有4222家门店,其中2533家位于中国大陆,2019年全门店GMV总和达到190亿元。

作为“全民健身 活力中国”系列赛事活动中的精品赛事,这场全国性的大型全民健身赛事也是国家体育总局2020年全民健身示范性体育赛事之一。体育总局体操中心副主任郭振明在启动仪式致辞中表示,“中华广场舞大赛的创立和开展将是一个全新的尝试,为众多广场舞爱好者提供一个公平专业的竞技舞台,希望各参赛队在比赛中以舞会友,赛出风格,充分发挥广场舞在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满足健身运动需求方面的积极作用。”

在这背后,伪日、山寨和涉P2P这两大争议,即使到今天名创优品也没能完全摆脱。

事实上,对于此前就出现过的所谓《美日安保条约》适用钓鱼岛的相关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过去曾多次表态称,中方对日美有关言论表示严重关切和坚决反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无论任何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改变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事实,不会动摇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意志。我们坚决反对日本以所谓《美日安保条约》为名拉美国为其非法领土主张背书。日美应谨言慎行,停止发表错误言论,以免使有关问题复杂化,给地区和平稳定带来消极影响。

B面:说不完的山寨,说不清的P2P

根据媒体报道,叶国富曾说自己先后创建了30多个互金平台,包括“分利宝”、“人人收”、“缺钱嘛”等。在这之中,由名创优品与国内理财团队共同创立的分利宝,在名创优品发展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诞生之初,名创优品就背上了山寨的标签。

2020财年(截至2020年6月30日)和2019财年(截至2019年6月30日),名创优品优品总营收分别是94亿元和90亿元,调整后净利润分别是8.7亿元和9.7亿元。

“当健身变成舞蹈、手中的器械变成扇子、手绢,舞者会觉得自己很美,跳舞过程中还可以和更多朋友相识。广场舞运动是有趣的、优美的,这就是为什么大赛能吸引这么多人参与其中的原因。”蔡明说。(完)

蔡明和姚笛分享与广场舞的不解之缘。大赛组委会供图

模式并不复杂:名创优品提供担保,加盟商从分利宝融资开店,而贷出去的资金再以保证金、加盟费等形式流回名创优品。但这种模式涉嫌自融,很快引起监管部门注意,叶国富于2016年初推出股东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创立之初分利宝的主要投资人是赛曼基金,由叶国富于2013年创立。赛曼基金没有官网,而根据天眼查的介绍,赛曼基金连续多年位列“国际私募基金”全球风险投资基金TOP100,叶国富本人在亚太地区与软银基金孙正义、云锋基金马云和顺为基金雷军齐列。

从名字到定位,名创优品与有着40年历史的日本杂货品牌无印良品高度相似——这点倒也无可厚非,学习国外的商业模式并在国内本土化,是过去20年创新经济的常态。

官网介绍,名创优品设立的初衷,是基于中国制造,让消费者买到优质低价的产品。今年5月,名创优品进行了品牌升级,其新愿景是“成为更懂年轻人,有态度、有温度的日用消费品”。

和蔡明的话相互印证的是,几年前的一份《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跳广场舞的人数已经突破1亿。作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群众基础深厚的一项全民健身运动,如今的广场舞运动也有了更高级别的展示舞台,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主办,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指导,中体产业集团运营的中华广场舞大赛应运而生。

IPO前名创优品仅进行过一次外部融资。2018年9月,名创优品宣布与腾讯和高瓴签订总计1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协议。根据招股书,腾讯和高瓴分别出资5亿元,上市前各持有名创优品5.4%股权,按当前股价腾讯、高瓴各自净赚1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