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曼联前锋贝尔巴托夫认为,红魔无需去买桑乔,以免影响格林伍德的发展。

贝巴担心,引进桑乔会打乱曼联现在的发展节奏,影响格林伍德等人的出场时间。“看看球队目前的表现,我不认为签下桑乔是必要的。”

米苏妈妈说,“此前学校的课程以线下讨论式授课为主,疫情期间改成线上授课,差距还是很大的,孩子很多科目的成绩都受到影响。5月份的考试就是在线上进行的,孩子的成绩比平时在线下考得要差。”

对于坚持留学计划的“国际学校家庭”,李维平表示支持,“中国需要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有国际教育背景的人才也是时代所需。人文交流有助于促进世界进步与和平,我们还要继续努力。等疫情过去,一切回归正常,继续去国外好的大学深造,我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会议强调,要着眼实现总书记赋予广东的总定位总目标,进一步深化“1+1+9”工作部署,形成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具体行动方案和施工图,持之以恒落实,一张蓝图干到底。

梦溪妈妈对记者说,她现在更倾向于让女儿到临近的亚洲国家留学,比如新加坡和日本。“还有三四年时间,我们会一直观望。这次疫情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安全问题成为我们的第一考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孩子在国外回不来,家长在这边急,孩子在那边急。”她说,“有些孩子能考上美国的顶尖名校,值得冒冒险。而我们家这方面的希望不太大,就没有必要冒险了。”

小王子刚进入上海领科读高一,就开始为雅思考试做准备了;在北京康福国际高中读高一的米苏本来很确定要去美国留学,现在去加拿大的可能性高了很多;北京新英才学校的梦溪马上要去国际学校读高中,不过未来留学目的地可能会从美欧变为亚洲国家;小M成功申请了美国马里兰州布利斯学校,却因疫情无法前往,好在学校允许他延迟一年入学……

“看看目前的三个攻击手,马夏尔、拉什福德和格林伍德的速度,看他们踢球很棒,他们的配合也很棒。”

会议称,要坚持广东全省一盘棋,蹄疾步稳推动深圳综合改革试点重大改革举措和授权事项落地落实,着力打造具有标志性引领性意义的改革品牌,推动全省各地在主动对接、主动服务、主动学习中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局面。

正如梦溪妈妈所说,疫情带来的种种变化我们左右不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观望,一边做好各种准备。”

会议强调,广东要进一步明确九项重点工作任务,推动各项工作向实现总定位总目标聚焦用力。要举全省之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新征程中持续释放“双区驱动效应”,推动广州、深圳“双城”联动,在新征程新高度上“比翼双飞”;要扎实推进高质量发展、打造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要加快建设科技创新强省,进一步优化科技创新布局,不断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在不少人的观念里,国际学校的课程相对普通学校来说要简单很多,但米苏妈妈对此有不同看法。她对记者说,以米苏在康福中学学习的美国大学预修课程(简称AP)为例,其内容介于国内的高中和大学之间,“比如,AP课程包含微积分,而在国内,只有部分省份的高中或者在数学选修课里教微积分,且学习内容比较基础。不过AP课程中的微积分难度也没有中国大学里那么大。可以说,国际学校的课程特点是,涵盖面比较广但不太深,不要求学生死记硬背、做很多题,更人性化。”

前插行后插行删除复制剪切

同时,广东要以自主可控、安全高效为目标,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以培育战略性产业集群牵引制造业整体提质升级,以做强做优做大制造企业群为着力点厚植产业优势,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要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发展富民兴村产业带动农业全面升级,以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推动农村面貌全面提升,以提升科技文化素质促进农民全面发展,把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起来,扎实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要高质量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格局,以提升中心城市和都市圈综合承载能力为突破口,完善支撑建设“一核一带一区”和构建新发展格局相结合的体制机制。

Echo告诉记者,“尽管疫情充满不确定性,而且以弟弟的成绩,国内比较好的公立高中也能考上,但在他出国留学这件事上,全家是还是非常坚定的。”

在家族里,小王子和Echo从小就被寄予出国留学的厚望。小王子出生于一个高知家庭,妈妈是建筑师,爸爸是IT工程师。小王子从小学到高中一路读国际学校,成绩不错,一直全力为去英国读书做准备。“他家学习氛围好,小姨和小姨父管得比较严。”Echo说。Echo曾经也考过领科,但没考上,她是从普通高中毕业后出国留学的,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读经济学。

“如果能想到解决办法,而价格也合适,那么可以买桑乔,他们将有四个速度型的优秀攻击手,在队里有这些优秀球员,只会是幸福的烦恼。”

“足球就是这样滑稽,桑乔是个优秀年轻球员,但同时你有格林伍德这样的优秀年轻球员,曼联必须想想,是否准备牺牲和阻碍格林伍德的发展。”

李维平介绍,疫情等因素除了影响学生们未来的留学选择,还对他们目前的课业造成了影响。比如网课质量参差不齐,处于升学阶段的学生受到很大影响;一些学生对线上考试不适应,成绩不佳,从而影响申请国外学校,等等。

米苏妈妈告诉《环球》杂志记者,疫情当前,她周围“国际学校家庭”的留学安排可分为三种状况:第一种是整体计划没有任何改变;第二种是部分计划有变,比如留学目的地可能有所调整;第三种是完全改变方向,由国际学校转向公立学校等可参加国内高考的学校。

2020已过去的大半年,让这些国际学校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经历了彷徨、焦虑、纠结,最终或主动或被动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根据《2019年中国国际学校发展蓝皮书》,截至2018年8月,中国共有1309所国际学校,总计在校生51.3万人。对于这些国际学校中的大多数学生而言,一旦踏入国际学校,便要一条甬道冲往留学目标;但也有少部分人重置了自己的计划,转向国内高考。

米苏班上有一个女同学已经转去了公立学校。据了解,这位转学女生的妈妈担心她出国后遇到危险,不受管束,又综合考虑其他一些因素,最终决定放弃留学。转到公立学校后,女孩可能会降级,以适应不同的学习体系。

如果说上述几个“国际学校家庭”是留学坚定派,那么小M家则称得上是“赴汤蹈火派”。在北京汇佳学校就读的小M,已经拿到了美国马里兰州布利斯学校的入学通知,本来8月就要到美国读高中。但受疫情等方面影响,小M今年无法前往美国,于是选择留在汇佳学校继续学习。好在布利斯学校同意他延迟一年入学,并允诺明年过去直接读高二(美国的高二对应中国的高一),前提是在国内这一年的成绩合格。“高中成绩决定大学去向,作为家长,我们可不敢大意。即使明年美国疫情仍没有完全控制住,我们也会想办法过去读书。到时侯我会带足防护用品过去陪读。”小M妈妈对记者说。

据梦溪妈妈估算,梦溪所在学校里,同年级孩子中有不到1/10转去了可以参加国内高考的学校。“我还听邻居说起,他家孩子的一个同学从世青国际学校转到了北师大附中朝阳分校。”

即使不考虑学籍因素,鉴于课程内容不同,国际学校的学生想要转到普通学校也是非常困难的,但也有一些成绩比较好的学生成功转学。

“弟弟比较内向,喜欢打篮球,身高一米八,家里人都叫他小王子。”小王子的表姐Echo告诉《环球》杂志记者。8月初,小王子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顺利入学领科教育上海校区。这所国际高中被称为“沪上牛剑收割机”,每年入学牛津、剑桥的毕业生人数在全国位居前列。

从国际学校转入普通学校(指所有能参加国内高考的学校),“跨界”问题如何解决,是人们最关注的。对此,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秘书长李维平说,“在国际学校就读的学生,如果要转去普通学校,首先要解决学籍问题。还要学习好。在国内留学潮早期,很多学生是因为在国内上不了好大学才出国读书。但现在,留学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中学生不仅成绩优异,各项素质也很高。对这些学习好的孩子来说,从国际学校转入普通学校后,原本相对落后的课程,也能很快赶上。”

(文中所有学生均为化名)

此外,要深入推进文化强省建设,着力在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增强文化产业优势上展现更大作为;要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完善社会治理体制,创新社会治理方式,提升社会治理效能;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广东,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完)

在北京新英才学校剑桥国际中心读初三的梦溪,会继续读国际高中。梦溪妈妈说,“孩子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长大,好动,不好管,加上将来高考还受户口条件限制,不适合上北京公立学校,就把孩子送进了国际学校。经过国际学校寄宿制的锻炼,现在孩子的自理能力应该比公立学校的孩子强一些。”梦溪妈妈表示,一旦走上了国际学校这条路,就回不了头了,再难也要走下去。

李维平从1998年开始从事留学相关工作,在他看来,这次疫情对留学的冲击是最大的,超过2001年“9·11”事件及2003年非典疫情的冲击。“很多人在观望,因为影响留学的种种因素还不确定:比如入秋之后疫情会不会再度暴发?中美关系、中澳关系、中英关系等如何发展,会不会影响留学?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原本打算赴美的学生转向其他国家。而且,当前美国对中国留学生设置了一些专业限制,如禁止中国留学生在美就读军工相关专业,导致很多准备读这类专业的学生转而选择其他国家。”

同样刚读高一的米苏和她的家人,也是出国留学的坚定派。米苏就读于北京康福国际高中,他的目标专业是生物工程,心仪的大学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等名校。米苏妈妈向记者介绍,“孩子希望在大学里做研究,虽然学习没那么用功,但还算比较聪明。米苏最近在家里参加了多次托福网络考试,已经‘刷’到90多分了,目标成绩是100分以上(满分为120分)。”

米苏的留学目的地可能会有所调整。此前,米苏一直向往美国名校,而现在,到加拿大念书的可能性增加了。据米苏妈妈了解,鉴于当前美国疫情控制得不太好,加之中美关系存在不确定性,很多原本以美国高校为留学目标的家庭,已将目光转向加拿大、欧洲国家、新加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