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全民战“疫”中

初心与使命、大爱与责任

△《圣地亚哥新闻》称,在校内享受免费或优惠校餐的学生,都可获得365美元的一次性补助

战“疫”正酣,许许多多的家庭奔赴一线,超越“小家”,成就“大家”,在安徽省天长市新街镇,考虑到社区交通卡口的党员和社区干部人手短缺,文化志愿者马长青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在全镇的文化志愿者中吹响了集结号,组织他们充实到卡口,做好值班值守和出入登记、测温等项工作。他的妻子陈宏霞和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陈伟国也义无反顾,加入到疫情防控志愿服务的行列中。

忠诚与担当、敬业与奉献

抗疫“夫妻档” 有一种爱情叫“与你并肩作战”

“战疫夫妻档,上阵父子兵。我们是一家人,我是一家之主,既然当上了志愿者,他们娘俩当然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了。”面对亲朋好友的打趣,马长青总是笑着这样回答。

譬如,北卡罗来纳州的杰克逊维尔一户有三个孩子的家庭获得了1100美元的补助,而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同名地区的另外一个家庭,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同样,亚利桑那州弗雷多尼亚的家庭可以获得帮助,然而七英里之外犹他州卡纳布的同样条件的家庭,却一无所获。

然而,该计划运行两个多月来,收效甚微,资金发放极为缓慢。同样,旨在帮助低收入群体的“营养补充援助计划”也遇到诸多问题,这些都导致很多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饱受饥饿之苦。

冯红和冯爽是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抗疫一线的一对“姐妹花”。姐姐冯红,43岁,是方城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从事临床护理工作18年;妹妹冯爽,41岁,在同一医院神经内科护理岗位上已工作了15年。疫情发生时,姐妹二人不约而同报名请缨,冲在了抗击疫情第一线。不同的是,姐姐冯红是抗击疫情第一梯队,妹妹冯爽是第二梯队。“我想和姐姐一起进去,和她并肩作战,但我姐说,‘你在后边吧,等我出来了你接力我’。”冯爽说。

战疫“一家人” 有一种情怀叫小家大爱

从大年初三开始,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园洲镇派出所辅警李健伟就在辖区客运站的便民服务点开始了值守,在园洲镇卫生院,李健伟的妻子冯焕顺作为一名妇产科护士,肩负着科室以及该院发热门诊执勤的重任,经常需要通宵值班。而他们年仅6岁的大女儿和5岁的小女儿大多时间只能自己待在家里,作为父母,他们也很担忧孩子,但作为一线“战士”,他们从未抱怨和退缩。舍小家为大家,特殊时期,李健伟说:“我会认真做好每个细节,坚守好自己的阵地,为园洲的平安保驾护航。”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称,新冠疫情使“营养补充援助计划”变得更为困难复杂

△《纽约时报》报道,“电子福利转账计划”实施缓慢,使百万孩童饱受饥饿之苦

为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河南省郑州市小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居民出入小区,除持有“社区疫情期间出入证”外,必须接受值勤人员体温检测,一时间紧缺值勤上岗人员,成为各小区最为头痛的事。作为小区志愿者的张素敏得知大门值勤岗缺少人手,自己不但主动报名上岗值勤,还劝说儿子和孙女上岗值勤。连日来,这个祖孙三代都是共产党员的特殊家庭始终坚守在小区执勤岗上,奶奶负责登记,父亲负责查验出入证,孙女负责检测体温,一家人分工有序,互相督促,赢得社区群众一致称赞。

△CNN报道,佩洛西提议加大“营养补充援助计划”力度,解决食物短缺问题刻不容缓

除了进程缓慢,“电子福利转账计划”的又一大问题,是州与州之间的救助发放存在着主观性和不平等。

一碗汤药、一笔捐赠、一份挂念……四川省广元经开区盘龙镇红光村村民陈光英一刻也不闲着,每天早上干完家务活,便和孙女张扬一起骑着三轮车到镇上的卫生院买中药,经过近3个小时的熬制,为该镇辖区内3个交通要道卡口执勤的一线工作人员送上,以预防感冒和增强抵抗力,为寒风中坚守的他们带去了温暖。面对疫情,陈光英不仅自己积极主动投身战“疫”工作,还将孙女也带动了起来,抗“疫”路上,婆孙俩一个也不退缩。

上阵“祖孙团” 有一种传承叫言传身教

谁能想到,作为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美国却依然有着数以百万的、在疫情中忍受饥饿的孩子?弗吉尼亚州社会服务部负责人、营养学倡议者杜克·斯托伦表示,“电子福利转账计划”是为弥补学生因停课而失去的校餐,但现在,学生不仅好几个月没有享受到校餐,而且也没有获得相应补贴。《纽约时报》更是尖锐批评,疫情期间的儿童温饱问题如此突出,经过数十年改革和发展、拥有巨大财富的世界大国,却在解决孩子温饱问题上步履维艰,实在是讽刺。

清晨,急促的电话铃在前往火神山医院的班车上响起。前一秒还在与同事讨论工作的感染六科一病区护士长王晓靖,下一秒接通电话后泪流不止,她用嘶哑的声音说:“爸……我回不去了,也不能回去啊……”原来,她的父亲在家乡病故了。车上的同事都红了眼眶。接到这个噩耗的,还有王晓靖的妹妹——同在抗“疫”一线的联勤保障部队第940医院急诊科护士长王宏玲,她已经在一线连续工作了20个日夜。此时,相距千里的王晓靖、王宏玲两姐妹强忍着悲伤,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一个在武汉火神山收治病人,另一个在兰州的急诊病区预检分诊。

众志成城斗病魔,抗疫故事动人心。虽然这场疫情的阴霾还未散去,但我们坚信:阳光必将刺破阴暗,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中国文明网策划 南阳文明网制作)

他们是相濡以沫的夫妻,更是并肩战斗的“战友”,一个奋战在湖北一线救治患者,一个坚守在济南与新冠病毒“共舞”。他们就是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感染肝病科主管护师许丽和山东省立医院检验科副主任医师刘义庆。在年前医院发出援鄂动员令后,许丽就第一时间报名。对于妻子的决定,同为医务人员的丈夫刘义非常支持。大年初一,许丽踏上了前往湖北黄冈的征程,而刘义庆也在同一天返回工作岗位,投入抗疫战斗。连日来,在与新冠病毒肺炎搏斗的战场上,夫妻俩时常会隔空交流“实战经验”,他们说,防护服,是夫妻俩最美的“情侣装”。

在抗击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斗中,来自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的“最美家庭”因爱而行,为战“疫”作出积极贡献。其中,全国最美家庭汪庆峰、朱晓永是河南来厦务工人员。朱晓永以开租车为生,热心助人的他早前便加入了敬老车队,社区的众多公益活动他也都热心参与。此次疫情当前,妻子汪庆峰在家顾好小家,丈夫朱晓永则带上儿子一起参加社区志愿活动。父子俩从2月6日开始每天到社区执勤点值班,且常常值晚上12点到早上7点的凌晨夜班,但他们从未叫苦叫累,他们用行动践行“最美家庭”精神。

在重庆,有这样一个家庭,女主人樊照惠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她的丈夫黄祥友是一名乡村医生,儿子、儿媳分别在相邻的两个乡镇卫生院工作,腊月二十八晚,相继接到参与疫情防控的通知后,一家人吃完团年饭,便开始各自忙活,樊照惠走村串户登记排查,黄祥友每天到返乡人员家中回访、测量体温,宣传疫情防控知识,儿子和儿媳主动请缨多值班。樊照惠说:“等战胜疫情后,全家再一起补过个春节”。

沙巧凤是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红河瀛园一名业主,同时也是一名党员家属。在红河瀛园社区发布志愿者召集令的时候,她就第一个主动报名参加,并承担起小区志愿者的组织安排工作,安排志愿者做好外来人员登记、为隔离人员采购物资、巡查小区……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她和其他志愿者们始终奔走在防疫一线。“看着社区共产党员奔赴在防疫工作的一线,我做为一名党员家属也想通过当志愿者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防疫工作者尽早打赢这场防疫攻坚战。”沙巧凤说。

不过,目前只有极少数提供送货服务的网上超市接受食物券,因此,即便很多人有食物券,也依然不得不冒着感染的风险去超市购物,并且导致该计划无法惠及残障人士和因病无法出门的人。

需要一提的是,缺乏既接受食物券又能送货上门的超市,不仅意味着食品危机,还表示许多人、甚至COVID-19高风险群体,都不得不出门购买食品,这也会给病毒传播创造更多机会,为医疗系统带来更大压力。这并非仅关系到穷人或病患,而是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江西省瑞昌市横立山乡新庄村地处赣鄂边界。疫情发生以来,瑞昌市横立山乡新庄村年过八旬的老人邓美姣,戴上了红袖章,每天自发值守在村口,尽己所能守护着村里人的安全;在瑞昌市黄金乡,老人的孙女陈洋洋也在卡口值勤守岗。“从奶奶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极富人格魅力的党员干部,一个一心为公、敢做善为的人。正是这一束束的光芒,激励着我义无反顾、砥砺前行。奶奶经常教导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不怕苦不怕累,在困难和挑战前冲锋在前,绝不退缩。”谈到自己的奶奶,陈洋洋更是一脸的自豪。

“电子转账计划”执行缓慢,百万儿童遭受饥饿之苦

《纽约时报》调查显示,截至当地时间5月15日,只有15%的儿童获得了“电子福利转账计划”的救助款,而发放资金的州仅有12个,完成救助发放的则仅有密歇根和罗德岛。此外,该计划预计向3000万儿童提供补助,但目前获得救助的只有440万。不仅如此,美国尚有16个州因仍未获得联邦审批而无法发放救助,犹他州甚至称,因没有足够“行政管理能力”发放资金而拒绝参与,这可能导致需要帮扶的家庭失去5000万美金的救助。

疫线“姐妹花” 有一种组合叫铿锵玫瑰

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淳化街道新林村有一对党员“父子兵”。朱相龙62岁,是南京市江宁区淳化街道新林村的一名党员,儿子朱文是新林村的网格员也是一名党员,这对父子用行动诠释“上阵父子兵”的使命和担当。疫情发生以来,62岁的朱相龙和其他志愿者们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车辆排查、人员检查,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而儿子朱文不仅和父亲一样抗击疫情,更是与同事一起冲在最前线。朱相龙说:“不苦不累是假话,但是我是一名老党员,在需要我的时候,我必须上前,再说儿子都这么努力,做老子的怎么能不争口气。”

在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徐瑞峰和薛萌是一对母女,面对疫情,她们暂别家人,和广大医护人员一起,连续多天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第一线。虽然在同一家医院工作,但因为轮班的时间段不同,薛萌已经五六天没见到自己的妈妈。当被问及见到妈妈最想和她说的是什么,薛萌答道:“和妈妈在一起并肩抗疫,我特别有信心。我想告诉她,在照顾病人的同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大家共同努力,一定能打赢疫情阻击战。到那时,我一定要好好抱抱她。”说完薛萌不好意思地笑了。

赵立坚指出,在当前全球抗疫形势下,中方急各国之所急,克服自身困难,有关企业加班加点、夜以继日,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各种防疫物资。中方一贯高度重视出口产品质量。近期,中方有关部门出台了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要求有关医疗物资出口企业在向海关报关时,必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经取得中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或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

更严重的是,美国食品价格今年4月出现了近46年来的最快增长。这意味,食品短缺的现状将可能在夏天愈演愈烈。而从以往看,由于学校食堂关闭,夏季忍受饥饿的儿童比例往往会较平时大大增加。而今年,疫情导致许多青少年无法通过暑期打工贴补家用,因而会更加剧儿童和家庭的温饱问题。

此外,即使少数能够送货的商家接受食物券,科技和设备问题也为网上购物带来了许多不便。商店需要更新线上购买系统,各州也需要相应处理新型线上支付方式。然而,这些与食物券相关的技术问题并未能得到专家重视,更未得到妥善解决。因此,对于大多数靠食物券补助获取食品的人来说,选择十分有限。

“电子福利转账计划”需要从数以千计的学校收集并罗列午餐清单,通过落后的电子设备和系统进行转账,同时向家庭发放特制的电子卡。然而,这些程序在操作中的难度远超想象。纽约州流行病中心的官员表示,虽然他们在五月下旬就已开始发放资金,但仍无法保证七月前将救助送至高达210万的家庭。

冲锋“父子(母女)兵” 有一种亲情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此外,《德克萨斯论坛报》指出,符合“营养补充援助计划”的受众范围也比较有限。该计划规定,拥有价值15000美金以上私家车的家庭,没有资格获得补助。专家认为,许多目前收入微薄、急需餐补的人,可能仅仅因为数年前买的一辆车,就失去了获得补助的资格,这一问题不容忽视。

“营养补充援助计划”更添债务压力,受援者十分有限

马学宝是宁夏吴忠市利通区马莲渠乡廖桥村二组组长。自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他总是跑前跑后,白天参与疫情防控宣传、往来车辆人员信息登记、体温监测,晚上协助村里封闭小巷道。马学宝的儿子马立文也一起参与到防控疫情工作中,坚守在执勤岗位上,没有一天懈怠。“年轻人这个时候就应该挺在前面,在困难中锻炼自己,我的父亲是这样告诉我的。”马学宝对儿子的谆谆教诲,让好家风代代相传。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日前对有幼童的母亲开展了一项社会调查。结果近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的孩子处在食不果腹的状态,该数据是大衰退最严重时期的三倍。此外,人口普查局日前也提到,有孩子的家庭中,31%的人表示食物质量或数量难以满足需求,他们“买不起”更多更好的食物。

随着新冠疫情的肆虐,美国对“营养补充援助计划”提供的食物券需求也大幅增加,目前已上升至了4000多万人。“营养补充援助计划”又称“食物券计划”,旨在通过为低收入者发放食物兑换券(Food Stamp),帮助穷人在指定商店免费换取食物。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日前表示,“营养补充援助计划”可能会加剧美国政府的债务,但即使如此,她仍然认为,债务不能成为停止发放救助资金或中断补助的理由。

即使在很多人被挡在申请条件之外的情况下,四月份申请食物券的人数仍大大增加。据报道,仅德克萨斯州4月就收到了417468份要求领取食物券的申请,而去年同期申请者为114937份,申请数量涨了两倍之多, 并且远高于今年3月提交的230809份申请。每一个申请背后,都可能有正在挨饿的孩子。

△《德克萨斯论坛报》报道,申请加入“营养补充援助计划”的人数在四月几乎翻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