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而历史也总是用来不断打破的。

北京时间今日早间(美国当地时间 9 月 13 日),英伟达与软银发表联合声明,同意英伟达以400亿美元(约合273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软银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ARM,交易将以英伟达股票加现金的方式完成。这将是半导体行业一次世纪大交易。2016年以320亿美元买入ARM的软银,因此大赚80亿美元!

目前,软银集团、愿景基金和英伟达已就该交易签订最终协议。根据英伟达、软银和ARM董事会批准的交易条款,400亿美元对价中包括:英伟达将向软银支付总计215亿美元的英伟达普通股和120亿美元的现金,其中包括签约时应支付的20亿美元。同时,有50亿美元将视ARM的表现,以现金或英伟达股票的方式支。预计交易完成后,愿景基金将持有英伟达6.7%-8.1%的股份。此外,英伟达还将为ARM员工提供至少15亿美元的股权激励。

截止发稿,英伟达盘前涨近7%

英伟达是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芯片公司之一,专门生产用于计算机图形、数据中心、汽车和人工智能的强大芯片(GPU巨头)。截至周五,其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比芯片技术的长期领导者英特尔高出近1000亿美元,英伟达也是今年科技股中表现最优秀的公司之一。

2016年,孙正义斥资320亿美元收购ARM,缔造了当年最轰动的收购案。如今4年大赚80亿美元。尽管彼时他曾表示,ARM将是软银集团的未来,同时他将所谓的物联网描述为正在上演中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范式转变”,可是今年4月,孙正义还是将ARM摆上了货架。

ARM公司创建于英国剑桥,作为全球芯片设计公司巨头,ARM的市场覆盖范围高达95%,主要出售芯片设计技术的授权,也出售芯片与软件通信的指令集。它是目前全球最大的IP技术授权厂商,苹果、三星、高通、华为等设计厂商都是基于ARM架构。

英伟达还表示,将扩大ARM在英国剑桥的研发力量,建立一个世界级的AI研究和教育中心,并建立一台ARM/NVIDIA驱动的AI超级计算机,用于突破性研究。英伟达将延续ARM的开放授权模式和客户中立性,并通过英伟达技术扩大ARM 的IP授权组合。英伟达CEO黄仁勋认为“双方的结合将塑造出更强大的、以人工智能为驱动的未来。”

此项交易引发全球反垄断监管机构和ARM芯片设计客户的担忧。ARM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架构(IP)供应商,全球芯片客户超过500家,苹果、高通、三星、华为等均是ARM的重要客户。由于英伟达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业界人士担心,交易完成之后,ARM业务的独立性是否会受影响?

软银发言人安德鲁·科瓦奇(Andrew Kovacs)证实了这位现年54岁的管理合伙人的离职消息。与此同时,愿景基金首席执行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的幕僚长尼尔·哈德利(Neil Hadley),将在继续承担目前职责的同时兼任首席运营官的角色。

自软银成立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豪赌科技初创公司以来,其投资频频失败,以至于产生了较为严重的财务问题。作为扭转经营困境的一个举措,软银集团正在对外大量变卖资产,诸如阿里巴巴、美国运营商T-mobile、日本电信等的更多股权。

软银表示,该交易仍需获得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等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交易约耗时18个月,预计将在2022年3月完成。

黄仁勋、孙正义各取所需

科瓦奇表示,投资合伙人泰德·菲克(Ted Fike)和贾斯汀·威尔逊(Justin Wilson)都已辞职,加入亚历克·戈雷斯(Alec Gores)的同名公司Gores Group,担任高级董事总经理,专注于该公司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努力。

科瓦奇同时证实,愿景基金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合伙人彭妮·博德尔(Penny Bodle)已经离职。该公司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运营合作伙伴阿维·戈兰(Avi Golan)已离职,出任人工智能软件制造商AnyVision的首席执行官。愿景基金英国首席风险官玛丽亚·汗(Maria Khan)的LinkedIn页面显示,她于9月份离职。

收购后ARM的独立性引发担忧

除了维拉塞克拉,最近几天还有几名高管或合伙人离职。据其网站显示,该基金共有53名高级团队成员。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部分最大的公司亏损严重,包括网约车巨头Uber、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和酒店以及公寓预订初创公司Oyo Hotels。

英伟达在声明中确认,ARM将继续维持之前的商业模式,即继续其开放许可授权的商业模式,同时保持全球客户中立性。ARM的合作伙伴还将同时受益于两家公司的产品,包括英伟达的众多创新产品。

同时,软银2016年收购ARM时的承诺也会继续履行直到2021年9月。英伟达会保留ARM的品牌名称,并扩张其英国总部,允许ARM继续在英国进行知识产权注册服务。

其态度之所以发生巨大转变,一方面是为了缓解财务压力,另一方面也因为ARM并没有像其所期望的那样迎来强势增长,反而销售增长相对停滞。

有媒体报道称,愿景基金的员工将公司描述为信奉奖励好斗和鲁莽的企业文化,该公司对这种描述提出了异议。卡罗琳娜·布罗查多(Carolina Brochado)是该基金为数不多的女性高管之一,她在成为合伙人1个月后,于4月份接到升职通知。事实上,布罗查多的晋升是为了填补前一轮高管离职留下的空白。

英伟达试图通过声明来打消来自客户和监管方面对其能否保持中立性的担忧。

对于软银和英伟达来说,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前者可以继续回笼资金,摆脱去年业绩上的巨额亏损;后者则将进一步巩固自身在芯片行业的优势地位,完善移动端的产品生态。